banner
聽話水哪裏買

媽媽哭了,孩子啊,是媽媽不好

來源:未知 作者:yuyu  時間:2017-04-12 10:04 人氣:

所有呈現在孩子眼前的黑暗都被父親變成了美好,所有的真實都成了一個謊言,進入集中營是為了參加一個遊戲,每天可以獲得積分,積滿了1000分可以得到一輛真正的坦克。
 
  
所有戰爭的規則都被父親變成了遊戲規則,傳達給孩子。
 
  
當最後父親被送去槍決,路過孩子藏身的鐵箱時,父親終於忍不住悲傷,但轉瞬即逝,他又笑著向孩子做鬼臉,示意孩子不要出來。
 
  
街盡頭幽暗的拐角,德國兵把父親推進小巷,一聲清晰的槍響。
 
  
終於,第二天盟軍解放了集中營,當孩子走出鐵箱,看到巨型的坦克停在他麵前時,他不由得歡呼起來:“一輛真的坦克!爸爸,我們贏了!”
 
  這是我見過了最智慧的有趣,把如此殘酷的人生,變成一場充滿驚險的遊戲。
 
  它既不是要改變這個世界,否定現實;也不是要否定夢想,完全被現實吞噬,它是用幽默,在現實和夢想之間架設了橋梁。 
 
  一個真正有趣的人,可能是這第六種人:讓夢想和現實一起共舞。
 
  也許,人生就可以分成這六種形態,決定我們的人生的,就是三個因素:現實性、夢想性、幽默性。
 
  這三個因素,決定了你一生的有趣的品質,人生就是一場雞尾酒,關鍵看你如何調配這三個元素。
 
  在這三個元素之間,幽默起到了消化酶的作用,它可以加工現實,讓現實多些潤滑,可以加工理想,讓理想少些棱角,它可以組織起理想和現實,讓兩者可以完美的結合而非彼此衝突。
 
  幽默是內在的本質,有趣是外在的表象。
 
  同樣是鴉片,你可以用於麻醉做手術,也可以讓自己醉生夢死。這取決於你的動機是什麼?
 
  小孩子的有趣是用於玩耍和與外麵的世界隔離的,小孩子會創造出成人世界以外的世界,在這世界裏,所有的壞蛋都不會死,所有的好人必然勝利,所有的喪失都可以彌補,所有的痛苦都會被快樂取代。
 
  你和一個有趣的小孩子,可以一起玩過家家,但卻不能經營一段成人的關係,因為成人的關係,這個小孩沒有真正的消化酶讓它變得有趣。
 
  你可以和一個狂熱的成年人一起戰鬥,但卻無法和他享受生活,因為他既沒有消化現實的幽默,也沒有消化理想的幽默,他隻能是一個不斷勝利的狂人機器。
 
  有些人努力想要在這個雞尾酒中去掉現實,有些人努力想要去掉夢想,有些人想要去掉幽默。
 
  但事實證明,任何一種元素,都是必不可少的。
 
  成人的幽默和孩童的搞笑最大的區別在於:你有沒有麵對脆弱的過渡空間。
 
  在玩具店前,每個想要跟爸爸媽媽要求買玩具的孩子都會來到這六個入口前。
 
  1。鹹魚人生(現實-理想):一頓臭揍或者羞辱,讓這個孩子再也不敢有幻想,永遠都不要有非分之想。
 
  2。心碎人生(理想+現實):就給弟弟買,就不給姐姐買,因為姐姐是大孩子了,不能要照顧了。這種長期的不公平,就會讓這個孩子充滿了憤怒,為什麼如此不公平!我一定要!但內心又認同父母給自己的定義:你不該要。
 
  3。窮歡樂(現實+幽默):電動汽車家裏買不起,給你買個1塊錢的紙片汽車吧,小紙片也很好玩啊。小富即安的思想,讓這個孩子放棄了夢想的可能,因為我就隻配紙片汽車,其他的人生和我沒關係。
 
  4。狂人(理想-幽默):媽媽哭了,孩子啊,是媽媽不好,媽媽沒錢給你買啊,兒子啊,我們太窮了,對不起。兒子反而要安慰媽媽。從此孩子就立下宏願,我一定要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富裕的人,這樣人生才不是如此悲催!
 
  5。小王子(理想+幽默):想要什麼,都給你買迷藥,催情藥,催情水,春藥,什麼都可以。寂寞的媽媽對孩子說,雖然家裏錢沒有那麼多,看到孩子開心的笑容,已經很久沒見到丈夫的女人也非常開心,兒子就有一種幻想,我的快樂對媽媽如此重要,如果我不惹人愛,也許她該多傷心啊,做個男人有什麼好啊,比如爸爸,就會讓媽媽擔心。做個孩子多好啊,可以永遠不會麵對這樣的問題。
 
  6。智者(理想+現實+幽默):寶貝,媽媽很想給你買,但家裏沒有那麼多錢,要不我們玩個遊戲,如果你在一個星期內用你的勞動能換來40元錢,媽媽再湊40元,咱們就可以買這個玩具了,你看如何呢?
  明顯,第六種入口的孩子,他的人生會相對順利一些,因為他的父母可以用非常輕鬆的口氣幫他解決人生的重大難題:現實和理想的衝突。
 
  壓抑需要、否認需要,隻能帶來暫時衝突的緩解,隻有真正在欲望和現實之間找到協調方案,才能真正長治久安地解決問題。
 
  不信你餓餓肚子看,有一種人餓肚子到一定份上,基本上沒有饑餓感,但這樣的人會把自己活活餓死。
 
  如果你否認現實,力圖建立一個或者偉大的世界,或者建立一個天線寶寶的樂園,它們的短板都是:你沒有辦法應對自己的脆弱,自己的無助,和不能消化現實的痛苦。
 
  所以很多男人事業失敗,女人婚姻破裂後,都會發現格外的痛苦,讓他們痛苦的不是事業、婚姻本身,而是他們發現了自己一直企圖掩蓋的“現實”――在麵對現實層麵,他們是如此的弱小,無法存活,隻能生活在自己的幻想之中。
 
  如果你否認理想,試圖要麼獲得像個動物,要麼超級適應社會,但它依然是有代價的,那就是到了人生的一個地步的時候,你就會有一種遺憾――永遠活在麵具下的遺憾,你一生都無法感覺到自己的真實的存在。
 
  很多時候,我們其實都需要有一個過渡的空間,就像是學車或者野化訓練,我們需要了解現實到底有多難對付,理想有多難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