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失憶水哪裏買

故意破壞室內設施的行為進行了自我設限

來源:未知 作者:yuyu  時間:2017-04-24 09:46 人氣:

倩影
  此後我對故意破壞室內設施的行為進行了自我設限,隻對那些修不好的東西做壞事,讓阿文看著幹著急,最後隻能拖下去然後換新。久而久之,竟不見阿文對我有任何不滿,反而樂意效勞。我心裏不大高興,飽漢不知餓女饑,他這是對我剩鬥士身份赤裸裸的嘲諷,我不能忍。
 
  “一個有婦之夫經常出入房客家裏,是不是不太方便啊?!”我故意將某些字語氣加重。
 
  誰知道阿文竟一臉人畜無害的表情問我:“誰是有婦之夫,你說清楚。”
 
  我保證這是他對我說的第一句超過七個字的話,我就知道他要解釋,因為他和那女的做了某些令祖蒙羞的勾當,當下質問他:“你敢說經常待在你家的不是你的情人?”
 
  阿文的臉鬆弛下來,收拾著我弄壞的花盆,臨走前對我說:“她是我老板。”
 

迷藥 http://www.kxtpb.com/my/

催情藥 http://www.kxtpb.com/cqy/

 
職業
  阿文的職業和我不同,他並不是獨立設計師,而是工作空間自由的設計師,跟一家公司簽的協議,隻要完美地完成設計圖就行,不限製工作地點。而我是一個沒公司要的可憐孩子,過著真正“自由”的生活。
 
  那個女子,是簽阿文的創業公司老板。還是個90後。我突然有點心慌。
 
  讓我心慌的不是她比我厲害,優秀,而是她對阿文的過度關心,隻要我從一樓經過,從窗戶總能看到兩個人親密的身影。忍不住一腔火氣,腳踏地板的聲音能驚動五樓熟睡的蟑螂。奇怪的是,每次阿文家的房門總是大開,好像為了向房客證明他和“女老板”之間的清白。我不屑一顧,徑直上樓。
 
  有一天我和朋友去外地旅行,接到一個陌生電話,本來不想擾了旅途的興致,可它偏偏一直響,無奈之下接聽,才知道是阿文打來的。下意識掃描記憶,並沒有到交房租的日期。阿文吞吞吐吐,不知道想說什麼,我要掛電話的時候他才問:你在哪?
 
  “在泉城玩呢!”說完我就後悔了,我幹嘛將個人隱私告訴他一個房東,莫名其妙!
 
  然後阿文沒說幾句話就掛了,很意外地這次我們的對話沒有一個主題,平時都是我犯了“故意損壞室內設施罪”,他才出現在我麵前。我也不去想,拋之腦後,盡情玩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