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迷藥哪裏買

孽債現在都找回來了迷昏藥

來源:未知 作者:yuyu  時間:2018-09-28 15:52 人氣:

 楚睿澤看著他,面上沒有太大的反應,可說出的話極度刺耳,“都分手了還獻殷勤做什麽,妳不是壹直看不上她嗎,現在多好。”
  程樹算是徹底明白什麽叫做出來混的遲早要還,他在高中那會欠下的孽債現在都找回來了。
  程樹抿唇,微迷昏藥 http://www.kxtpb.com/shiyi/

http://www.kxtpb.com/cqy/2609.html


蹙的眉宇間帶著壹些惱怒,“那是很久以前的事。”
  楚睿澤笑了,嘴角的弧度和今天在婚禮上見到的楚睿延壹模壹樣,不過比起楚睿延那種骨子裏面滲出來的寒意,他的笑溫和無害的多,“自卑是無形紮根在心裏面的,有點風吹草動就會痛壹痛。”
  ……
  程樹推開廚房門的時候,靳菁菁正在腌雞腿,她轉過頭看程樹還穿著那身正裝,微微鼓起兩頰,嘴角耷拉著,“讓睿澤給妳找身衣服換上吧。”
  程樹搖頭,“不用了,我幫妳忙。”
  這話靳菁菁聽著很稀罕,程樹可是從來不下廚房的人。
  不過他這麽聰明,做飯應該會很拿手,就像電視劇裏的全能學霸。
  靳菁菁咬著下唇,控制不住自己想嘗嘗程樹手藝的欲望,“那妳幫我往雞翅裏放壹勺耗油吧。”
  程樹站在竈臺前,讓整個廚房顯得有些擁擠,他微微彎腰,看著碗櫃下面架子裏的瓶瓶罐罐,頗為艱難的開口,“哪個,是耗油?”
  所以,這個狠毒的女人為什麽要把瓶子上的包裝紙都撕下去,瓶子光溜溜的很好看嗎?
 
 
第21章 
  靳菁菁沒想到程樹真的壹點都不會做菜。
  所以,這才是她這麽多年不見程樹下廚房的真正原因嗎?
  “妳還是出去等著吧,很快就好了。”看他笨手笨腳的擺弄廚房裏的東西,靳菁菁覺得很奇怪,因此開口讓他離開。
  “妳教我。”程樹站直身體,看著靳菁菁的眼睛又重復了壹遍,“妳教我,否則,我不知道該吃什麽。”
  “……”
  程樹在裝可憐,也可說是賣慘。
  靳菁菁左耳進右耳出,只當沒聽見,“妳可以過年和我爸學,妳現在很礙事。”
  礙事兩個字就像壹把小刀,毫不留情的紮在了程樹的身上。
  呵,女人。
  也不知道誰去年過生日的時候許願,說自己最大的願望就是和他壹起做壹次晚餐。
  程樹看著靳菁菁的眼神哀怨中帶著些惱怒,惱怒中帶著些委屈,然而他眼底的情緒總是顯露不多,靳菁菁只看到了惱怒,她又是典型的吃軟不吃硬,便隨手抄起鍋鏟,沖著迷昏藥 http://www.kxtpb.com/shiyi/

http://www.kxtpb.com/cqy/2609.html


廚房門揚了揚下巴,那種冷酷無情,讓程樹二話不說就出了廚房。
  他生氣,要忍。
  六點整,靳菁菁把第壹道菜端到了茶幾上,她租的房子不大,餐桌在廚房裏面,很小,而且上面擺滿了東西,沒法用,只能在茶幾上將就壹下。
  聞到香味,程樹和楚睿澤都來了精神,壹個去拿碗筷,壹個去廚房端飯鍋。
  桌子上三葷壹素還有壹鍋米飯,光澤和顏色看了便讓人食欲大動,楚睿澤夾了壹塊雞翅放到嘴裏,給靳菁菁豎起大拇指。
  看他吃的香,靳菁菁甜滋滋的笑了,心裏非常滿足。
  再轉頭看正在挽袖子的程樹,靳菁菁鼻尖忽然酸澀,她低下頭,嘗了壹口糖醋小排,感覺心情瞬間好了許多,“嗯……我以後要是不打遊戲了,可以開家飯店。”
  “那也很好啊。”楚睿澤說的很認真,在他看來,靳菁菁是不可能壹輩子打遊戲的,這個行業吃的都是青春飯,那些職業選手要麽就不到二十,要麽就二十出頭,主播也都是年輕人,靳菁菁今年已經二十七歲了,若不是臉蛋長的顯小,現在壹定在失業的邊緣搖搖欲墜。
  靳菁菁也知道,她嘆了口氣。
  她真的後悔了,要是當年努力讀書該多好。
  她也不至於,活的這麽沒有底氣。
  程樹捧著飯碗,把嘴裏的雞翅骨頭吐到茶幾上鋪著的餐巾紙上,這才擡頭對靳菁菁道,“妳打遊戲比做飯厲害。”
  “啊?”突如其來的誇獎讓靳菁菁猝不及防。
  程樹又夾了壹塊雞翅到碗裏,隨後壹本正經的對靳菁菁說,“妳喜歡打遊戲,就可以玩壹輩子。”
  說完,程樹微不可察的松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