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迷魂水哪裏買

打賞丫鬟的蕙蘭都是昭華身邊的老人

來源:未知 作者:yuyu  時間:2017-07-05 09:52 人氣:

羅蘭與含笑和先前打賞丫鬟的蕙蘭都是昭華身邊的老人,知這壹次進京本就是寄居旁人府上,少不得要讓人小瞧了,故
 
而伺候起來便格外的盡心,昭華雖說已父母早亡,又久居老宅,卻也不等落魄人家的姑娘,她父為信國公,母為長寧郡主,
 
身家自也豐厚,加之她是老來女,自是把她嬌養的精貴,吃穿住行無壹不精細用心。
  羅蘭招呼了小丫鬟去擡了熱水來,仔細的灑了幹枸杞、艾葉和蘭草等,又舀起壹勺水,試了試水溫,之後潑了出去,轉
 
身與昭華道:“姑娘,奴婢伺候您沐浴。”
  濃濃的輕幽之香彌漫在空氣中,綠萼較之紅拂性格更活潑壹些,聞得此香異常怡人,便是笑盈盈的問道:“羅蘭姐姐,
 
您在湯裏放的是什麽花草啊?怎得如此之香,可真好聞。”
  蕙蘭壹笑,替羅蘭說道:“是蘭草,姑娘慣來不喜歡丁香、芍藥這些。”說著,又取了瑩肌如玉散來,細細的塗抹在昭
 
華身上,加以揉捏。
  “姑娘,力道可還使得?”
  昭華點了點頭,笑道:“好在帶了妳們過來,若不然離了妳們可如何是好。”
  蕙蘭笑著道:“便是姑娘不帶我們,我們也隨了姑娘來的。”
  綠萼原以為昭華沐浴後便要上榻歇息,不想含笑又取了晾幹的霜桑葉來,讓人仔細用熱水滾了,又晾到溫熱可入手,才
 
端了進來,笑道:“因眼下那些行禮還未收拾利落,還請姑娘將就壹下。”待昭華凈了面後,含笑又取了清溫水,在裏面和
 
了研磨的細細的珍珠米分,重新凈面,後又再次打了清溫水,如此凈面三次,羅蘭才取了壹巴掌大的米分瓷盒子,用鎏金的
 
小勺子挖出面脂,在手心中揉開,小心翼翼的為昭華潤了膚,口中道:“姑娘,這面脂的方子奴婢瞧著應改了,京都的氣候
 
幹燥,眼下這方子怕是不夠潤了。”
迷藥 http://www.kxtpb.com/my/察的點了下頭,不知何時把壹面小巧的,嵌著碧流寶珠的手鏡拿在手中,仔細的端詳著面容,輕聲道:“是
 
需得換了方子,這壹路受了風霜,頰側都粗了不少。”
  紅拂和綠萼聞言,不覺盯著昭華瞧了瞧,任她們怎麽看,也只覺得這表姑娘膚光勝雪,顏盛色茂,嬌嫩的似能掐出水來
 
,哪裏但得上壹個‘粗’字。
  含笑“噗赤”壹聲笑了起來,說道:“姑娘慣會自己嚇自己,哪裏粗了,奴婢瞧著細嫩的很,只是京都的氣候委實幹燥
 
了些,不若明個起把珍珠米分換做羊乳凈面。”
  昭華想了想,便點頭笑贊:“使得。”
  紅拂和綠萼不免有些驚訝,按說府裏的姑娘們養的自也是精細的,卻也不曾奢侈到用羊乳凈面,至多也是用牛乳罷了,
 
尚且不能日日用得。
  昭華見兩人面露驚訝,不由淡笑,她這人最是委屈自己不得,便是前世守了新寡,細細說來,卻是更為自在,平日另居
 
在別莊,閑暇時召了俊俏的小郎君撫琴舞劍,更是快哉,若不是新帝登基,與她歪纏不已,她倒是樂得壹輩子這般逍遙。
  想到這,昭華不禁蹙起了娥眉,聖人旨意自是不能違背的,可若在讓做那等禁臠,卻也是不甘心的,少不得要好好盤算
 
,如何才能真正的逍遙壹輩子,如此方才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