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催情藥哪裏買

昭華是武安侯府的嬌客,雖占了壹個嬌字

來源:未知 作者:yuyu  時間:2017-07-05 09:55 人氣:

昭華是武安侯府的嬌客,雖占了壹個嬌字,卻終究是客,昭華自是不肯在武安侯府裏吃白食,給人下來話柄,安頓下來
 
以後,昭華便讓紅拂去武安侯夫人那裏送了六百兩的銀子作為壹年裏的用度。
  紅拂是大少夫人盛氏使來的丫鬟,雖跟了新主子,可也是念著舊的,故而便勸道:“姑娘,您實在不必如此行事,您壹
 
年下來又能吃用多少,大少夫人已是言明過的,您平日裏的開銷皆從她那裏出,您這般,若讓大少夫人知曉了,可不是傷了
 
她壹片心。”
  昭華知她姐姐行事周全,可正也因為如此,她才斷斷不能讓姐姐因為自己受了那些閑話,這府裏掌家的是武安侯夫人,
 
姐姐作為嫡長媳本就艱難,何苦讓她因為這點銀錢的事說不清道不明,惹人猜忌。
  “我知姐姐憐愛,可也正因為如此,才不能讓人說了嘴,妳既說了壹年下來吃用也使不上多少銀錢,難不成我還短缺了
 
這點銀子不成,妳既被姐姐送到我身邊,便應依我的話行事。”昭華含著笑意,脆聲說道,又對羅蘭微點下顎。
  羅蘭伺候了昭華已有十年,哪裏能看不懂她的暗示,便把銀子遞到紅拂的懷中,笑著道:“好姐姐,聽姑娘的話去做就
 
是了,咱們姑娘雖是暫住侯府,可也不缺那點子銀子使,您是剛到姑娘身邊,不曉得她的習性,這手面寬的呦!我都恨不得
 
替她攏了銀子去。”後面這些話,便是說給玉瓊苑的下人聽,免得讓人誤以為自家姑娘是來吃白食的。
  綠萼聞歌知雅意,便笑著搭話道:“所以咱們可得把姑娘伺候高興了,到時候賞了咱們幾串銅錢,我讓外院的小鷗子去
 
買些蜜餞來甜甜嘴。”
  “想吃蜜餞還用等姑娘賞咱們銅錢啊!壹會子妳便讓小鷗子去買就是了,除了蜜餞在買些糖炒栗子和玫瑰瓜子,讓玉瓊
 
苑的人都分了吃。”蕙蘭脆聲笑道,人也大方,直接從荷包裏掏了碎銀子出來。
  綠萼那話不過是逗個趣,哪裏又敢要蕙蘭的銀子,當下忙推了去,口中道:“姐姐可不是打我的臉壹樣,在如何嘴讒,
 
也不敢使姐姐的銀子來甜嘴。”
  “行了,我這剛安頓好,本也該和玉瓊苑的下人見個面,只是我身子骨不舒坦,妳便替我走壹趟吧!就按蕙蘭說的,蜜
 
餞什麽的壹樣多買寫,那糖炒栗子和玫瑰瓜子也不能少,按人頭數來買,之後分了下去,在壹人賞壹串銅錢,也算我給大家
 
的見面禮了。”昭華笑吟吟的說道,單手拖著香腮,歪在美人塌上。
  “那奴婢可替她們聽話水 http://www.kxtpb.com/mihunyao/
聽話藥 http://www.kxtpb.com/cuiqingshui/先謝過姑娘了。”主子賜不能拒,更何況是這種做臉的事,綠萼自是趕忙應了下來。
  含笑是管著昭華的錢匣子,當下便進了內室,取了三兩銀子來,遞到綠萼的手上,笑道:“讓外院的小廝管好的買,可
 
別糊弄了,余下的錢他自己留著就是了,這腿也不能白跑。”
  屋內說的熱鬧,小丫鬟們也高高興興的,平日裏雖說府裏的主子也不是吝惜的,可像她們這些小丫鬟,哪裏能有機會得
 
了什麽賞,故而壹個個忙對昭華說著巧話,倒是惹得她笑了個不停。
  安柔來時見壹屋子的笑鬧聲,倒是壹楞,不由笑問守門的小丫鬟:“怎麽這麽熱鬧,不是說阿秾身子不舒坦嗎?”
  “回八姑娘的話,是表姑娘賞了銀錢和吃食,她們正高興著呢!”小丫鬟脆聲說道,又朝屋裏通了信。
  安柔知昭華身子弱,也沒敢讓她出來相迎,挑了簾子便進了門,未語先笑:“可別起身,妳身子不舒坦只管歇著,咱們
 
姐妹之間可犯不著講究那些。”